讀爸爸 > 女生小說 > 她是反派白月光 >

第66章 謝邀在對線

推薦小說:
冥河傳承
斗羅之空間斗神
斗羅大陸之極致水火瞳
斗羅之八荒玄火戟
斗羅之我與小舞有婚約
斗羅大陸之魂環斗羅
斗羅之從簽到開始做龍神
斗羅大陸之絕影斗羅
太荒吞天訣
斗羅之雙子斗羅
穿成七十年代俏媳婦
從殭屍先生世界開始
斗羅之武魂文明
斗羅之棺材斗羅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
從斗羅開始的浪人

第66章 謝邀在對線

(快捷鍵 ←) 最新章節 (快捷鍵 →)手機閱讀

    清月聽到花知雪之前那一番話,只覺得自己一陣頭暈目眩,實在是被氣的不輕。看小說網 m.kanxiaoshuo.net

    清白?

    琴仙兒能給她證明什麼清白?無非就是辯解罷了,多說無益。

    強忍下心頭的盛怒,清月轉身直接離開了長輩們商談的地方。

    太上長老有意想叫回她,不過轉念一想也不知他想起了什麼,嘆息一聲又搖搖頭作罷。

    「那我先和師姐過去了。」

    花知雪象徵性地和秋遲打了聲招呼,秋遲也故作高深對她微微頷首沉聲道。

    「去吧,你們到底還是同門,不可自相殘殺。」

    這番話說的於情於理,看似說給花知雪聽,實則也是給太上長老吃了一顆定心丸。

    掌門都親自開口了。

    清月就算再怎麼不喜歡花知雪,也不會連這點道理都不懂。

    殘害同門這種事她做不出來。

    不過,她可以為易岑討回一個公道,不能殘害同門,那她就教訓一下琴仙兒好了。

    花知雪始終落了一步跟在清月的身後。

    沿途順便欣賞一下青山派的風景,看清月越走越往偏僻地方去的架勢,這大概是女主打算教她做人要打臉的節奏。

    過了良久。

    清月終於在青山派的某座偏僻小山旁停下了,她轉過身,不咸不淡地開口道。

    「琴仙兒,這裏沒有別人,你不用裝了。」

    還是來了,女主手撕白蓮花的戲碼。

    「師姐說的是,既然如此,仙兒也不裝了。」

    花知雪惋惜地嘆息一聲,她抬起手攏了攏耳邊的鬢髮,目光淡然卻憂傷地望向遠處的天邊。

    她的紅唇囁嚅着,似是唏噓流逝的時光,卻又像是感慨回不去的過往。

    「今天的風兒甚是喧囂。」

    清月還以為她要說些什麼,卻被她這沒頭沒尾的一句話給說得愣住了。

    清月皺着眉打量起四周。

    何時有風了?她怎麼不知道?

    「錯的不是我,是這個世界。師姐,真相只有一個,你不要被仇恨蒙蔽了雙眼啊。」

    花知雪眼角含淚,她傷心欲絕地抓住了清月的手臂。

    清月被她的舉動給嚇了一跳。

    「別跟我套近乎,你到底想說什麼?!」

    不知怎的,琴仙兒這副模樣她看着實在是感到不安,再看她言行措辭,難道……事情還有別的轉機?

    「師姐可知你離開秘境後發生了什麼?」

    花知雪止了淚,不過卻依舊是小心翼翼的語氣,既像是試探又像是糾結。

    清月見她咬唇欲言又止,又似是於心不忍的模樣,心裏的在意最終還是大過了她對琴仙兒的偏見。

    「發生了何事?」

    若她沒有記錯,此次的秘境裏湖中城會開啟。

    事關重大,如若不然,她又豈會去找到雷音子向他借來名額呢?

    只不過她沒能待到那時候罷了。

    「入湖中城後,我便與易岑哥哥分開了……」

    花知雪黯然神傷,她抿了抿唇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太情願,又像是在訴說一件難以啟齒的事,最終還是把懷名姝的事告訴了清月。

    「你是說,師弟身邊多了別的女子?」

    清月聽完後驚愕不已,照琴仙兒的說法,那女子還是主動纏上易岑的。

    雖然清月也知道師弟

穿書遊戲開掛了  
相關:[快穿]炮灰者的心愿 在日本當貓的日子 仙家農女 放開那個NPC 重生之悶聲發大財 
小說更新:
三國:開局八千關寧鐵騎
快穿之悲情逆轉指南
侯門棄女:娘娘如此多嬌
洪荒之瘟疫漫天
開局簽到荒古聖體
山海八荒錄
神醫狂妃:王爺你人設崩了
武仙傳承系統
無能之輩
攤牌了我會物理超度
第一寵婚:顧先生,別上癮
最佳女婿林羽江顏
系統之掌門要逆天
海賊王之神秘路飛
論成為反派Boss的可能
崩壞救贖